为何一生深受脾性刚硬朱元璋的宠爱

图片 1

“家之良妻,犹国之良相”,朱元璋后宫最大的软实力

图片 2

相关影视画面

二、建议择贤而用。马皇后非常爱惜人才,而且懂得贤才对于治国的重要。她曾对朱元璋说:“
人主虽有明圣之资,不能独理天下,必择贤以图治”
.但对贤才也不能求全责备,“宜赦小过以全其人。”有一天,马皇后听说从元都府库里运来了一大批珍宝,故意问朱元璋:“得元府库何物?”答日:
“宝货耳!”后问:
”元代有是宝何以不能守而失之?”朱元璋领悟了她的意思,立即答道:“皇后之意,
朕知之矣,但谓以得贤人为宝耳!”马皇后接着说:有了贤才,可以与之“共保天下”,这是“大宝也,”“而岂在于物乎!”

朱元璋在郭子兴军中崭露头角的时候,周围忌刻他的人,便在郭子兴面前搬唆、挑拨,郭子兴也听信谗言,往往对朱元璋“不悦”有时竞至“悉夺太祖兵”。(《明史纪事本末》卷一)打仗的时候,其他将领都要拿一些掠来的财物献给子兴,朱元璋则以所掠分给部下,“无所献”,郭子兴认为这是对他不尊敬。马皇后为了“慰悦其意”,则罄其所有,‘悉以遗子兴妻张氏,
张氏喜,后又和顺以事之,由是疑衅渐释。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一)马皇后只要看到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,便“辄为弥缝”。这样,朱元璋才不断得到郭子兴的提拔与信任,这种关键时刻的作为非常重要。

图片 3

马皇后 “贤” 在哪里?“起自寒微,忧勤相济”

相关画面

一、关心民间疾苦。马皇后来自民间,始终不忘农民的畉亩之劳。遇到旱年,她和宫妃们以蔬菜为食;若是凶年,便吃麦饭。有一次,他问朱元璋:“
今天下民安乎?’答日; “此非尔所宜问也,”他不许马皇后过问。皇后解释说:
“陛下天下父,妾辱天下母,子之安否,何可不问!”她是否真能把百姓当作赤子,另当别论,但她有这种心情,那是难能可贵的。洪武五年,春旱严重,秧苗不能入土,百姓忧心如焚,马皇后照例带着嫔妃吃麦饭蔬菜。一
天夜里,下了一场喜雨,第二天,皇后亲自上朝庆贺,并对朱元璋说:妾事陛下二十年,
每见爱民之心拳拳于念虑之间。”朱元璋也感动地说:皇后能同心优勤,天下国家所赖也。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七十三)

图片 4

马皇后画像

图片 5

朱元璋即位后,曾准备给外戚授官,马皇后坚决不同意。其理由是:“
国家官爵,当与贤能之士,妾家亲属,未必有可用之才。”她是主张用人当举贤而不能举亲。所以又说:。
若其果贤,自当用之;若庸下非才而官之,必恃宠致败,非妾之所愿也。”是举贤授官,还是搞裙带关系,其后果截然两样。有明一代,“外戚循理法度,无敢恃宠以病民,”没有出现象汉、唐时期的外戚之患,这与马皇后“不私妾家”(《明史.外威传序》)是有很大关系的。

公元1368年的正月,在举行完大明帝国的登基大典后,朱元璋回到后宫,颇为动情地对马皇后说:“非后德齐一,安有今日,其敢以富贵忘贫贱哉!”《高皇后传》。

朱元璋“威名日着”,又引起郭家公子对他不满。据《皇明通纪》载:子兴二子曾阴置蒋于酒中,企图谋害朱元璋,谋泄,朱元璋说是“神人”来告的。其实,这个“神人”正是马皇后。史书上还记载这样一件事,有一次郭子兴的几个儿子把朱元琼幽禁在一间空室中,不给食物,马皇后趁蒸笼里大饼熟了的时候,偷了一块热乎乎的蒸饼藏在怀里送给朱元璋,竟把胸口烫烂了,朱元璋在初起事时所经历的这些坎坷经历,如果没有这位女人断然不能成功。

作为贫贱夫妻到帝国皇帝与皇后,朱元璋对发妻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,如果没有马皇后的襄助与劝勉,朱元璋许多重大转折中必然遭遇挫败,其中分量只有朱元璋自家知道。朱元璋的马皇后,是历史上少有的贤后之一。《
明史》的作者称赞她:从太祖备极艰难,赞成大业,母仪天下,慈德昭彰”.
的确,朱元璋的帝王事业,其中有马皇后的一份功绩。甚至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这样说:没有马皇后的内助之力,朱元璋便难以成为一代王朝的开国君主。

史载马皇后“聪明出人意表”,且又“好诗书”、“精女红”
的巾帼佳人(毛奇龄:《彤史拾遗记.高后传》)。朱元璋在创建帝业治国平天下的过程中,她是很得力的贤内助。
朱元璋曾经说过:“惟后与联,起自寒微,忧勤相济。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一四七)事实确系如此。

马皇后,宿州人,史书称其父日“马公”,母日“郑媪”。她生于元至顺三年,幼年父母即死。马公在日时,与定远土豪郭子兴极要好,马公死后,郭子兴将她收作养女,待之如已出。元末红巾军大起义的烈火燃烧在淮河两岸,郭子兴趁势于至正十二年起兵濠州,朱元璋也从皇觉寺里投奔到他的的麾下。郭子兴对他“甚见亲爱”,派他当了“九夫长”的小头目。其时,朱元璋二十五岁,马女二十岁,两人还没有成亲,郭子兴和夫人张氏商量,决定将所养马女嫁给朱元璋,于是军中称朱元璋为“朱公子”,也成了朱元璋创业之初的最大背景。

图片 6

朱元璋的这段经历,曾经有人这样评论:“太祖居孤臣孽子地位,无日不在忧患之中,又可知也。二、三年间,地位本极寒微,而又谗言交集,苟不善处,则全身非易,虽欲肆无赖之行,逼于环境,其何能为?
……于后则有患难相扶持之谊。”(李晋华:《明懿文太子生母考》,这评论是精当的。当朱元璋率众驰骋大江南北的时候,马皇后也勤于协力。朱元璋军中的公文、书信,都交付她保管,“若仓卒取视,后即于囊中出而进,未尝脱误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一四七)。渡江之后,“战无虚日”
,军需供给十分困难,马皇后宁愿忍着饥饿,也得设法储备些干粮,保证朱元璋“无所乏绝。”朱元璋夺取江宁之后,东有张士诚,西有陈友谅,东征西讨,战斗更为激烈。为了做好后勤的供给,马皇后”亲率妾媵完缉衣鞋,助给将士,夜分不寐。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一四七)至正二十年,陈友谅率兵攻陷太平,顺江东下,直逼江宁,两军在龙湾激战,朱元璋亲往前线指挥,马皇后则尽发宫中金帛衣服,搞赏战士,“
士皆奋力拔栅,遂败陈友谅而俘其众。”朱元璋之夺取天下,马皇后是有一份功绩的。

朱元璋画像

宋濂是明初的功臣,又是太子的老师,朱元璋原先对他恩礼有加,宋濂告老还乡,“还赐书奖谕.”宋濂的孙子宋慎,参与胡惟庸案,濂也受到牵连,朱元璋要杀他,马皇后则竭力劝谏,她说:“
民间延一师,尚始终不忘恭敬,宋先生亲教太子诸王,岂忍杀之!且宋先生家居,宁知朝廷事耶?”(《明史纪事本末》卷十三)马皇后的话如此入情入理,朱元璋还不肯采纳。到进御食时,马皇后特意不置酒肉,朱元璋问是何故?答日:“妾为宋先生作福事也。她是要用皇上吃的酒肉来祭祀神福保佑宋濂,这样朱元璋才赦免了宋濂的死刑,改流放茂州。要不是马皇后致力营救,宋濂也难免含冤就戮。
吴兴富民沈万三,助筑都城三分之一,金陵自洪武门至水西门,“乃其所筑,又请犒军,”朱元璋勃然大怒:“匹夫犒天子军,乱民也,宜诛。”太后谏日:“妾闻法者,
诛不法也,非以诛不祥。”于是将沈万三改流放到云南。《明史.高后传》)
朱元璋有一次怒责宫人,马皇后也假装动怒,朱元璋要对宫人治罪,马皇后便交付宫正司。朱元璋认为朕一言就是法,怎么还要交到官正司议罪?马皇后对他说:”
帝王不以喜怒加刑赏。当陛下怒时,恐有畸重,付宫正,则酌其平矣.”朱元璋问:
“那你不是也发怒?”答曰,
“妾之怒者,所以解陛下之怒也”,象这样贤良清正的皇后,历史上是不多见。甚至临死前,还在对朱元璋说:“愿陛下求贤纳谏,慎终如始,子孙皆贤,臣民得所而已。”可谓对朱元璋帮衬到生命最后一刻,由此获得了朱元璋一生的尊重。

三、劝谏“不以喜怒加刑赏”。朱元璋是一个烈性子人,好发脾气。在那“
朕即国家”的封建君主专制时代,龙颜勃怒弄不好是要杀人的。遇到这情况,连大臣们也不敢吭声。朱元璋每朝罢还宫,马皇后只要见他面有怒色,就婉言劝谏,如此而得以“缓刑戮者数矣。”参军郭景祥同儿子有矛盾,有人向朱元璋报告:“其子
持矟欲杀父。”他大发雷造,竟要“必诛此子。”马皇后劝他说:“吏言恐不实。
况老郭止一子,杀之不实则枉矣,又绝其后。”于是朱元璋派人调查,果然不实。后来他对马皇后说:“非
汝见之明,吾几杀其子矣。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一四七)

朱元璋在马皇后病危时,历数马皇后帮助他创基建业的一桩桩事迹,并深有感慨地说:“家之良妻,狁国之良相”。比喻极为贴切。在某种情况下,“良妻”还可以起到“良相”所不能起到的作用。朱元璋开国称孤之后,本来不许后官干预政事,他以历史为鉴,指出:“政由
内出,鲜不为祸。”甚至明文规定:“皇后之尊,
止得治宫中嫔妇之事,即宫门之外,毫发事不预焉。”(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五十二)马皇后是一位“勤于内治”的人,她既不出头露面,借势吓人;也不搞结党营私,朋比为奸。她虽也留心政事,但所过问的只是百姓疾苦和朱元璋的过失。撮其要者,大体如下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